惠山古镇文化游,美文游记赏不完|大桥国际部社会实践课程与语文课程融合成果展示

发布时间:2023-11-02     浏览次数:369

    继美照之后,惠山古镇文化游的副产品——社会实践课程与语文课程的融合成果来啦!大桥国际部的同学们借此次社会实践课程,把语文课堂上吴文化专题中的所学所思所感汇入其中,留下了美好的文字,快来欣赏一下吧!

    惠山泥人

    高二(2)班 丁奕丹

    “人人尽说江南好,游人只合江南老。春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。”漫步在五里香塍的石板街道上,我头脑中不由得浮现出这句诗。惠山古镇不仅傍运河之畔,还位于锡惠山麓,自古便是游人赏玩的好去处。其历史可追溯至南北朝,数百所祠堂建立于此,后又囊括了以天下第二泉庭院和寄畅园为首的许多园林。不仅如此,这水乡古镇中蕴含的文化遗产也令诸多文人雅士流连,惠山的泥人文化便是发源于此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。

    街道不宽,也并非曲折,两旁的白墙嵌着各不相同的木质雕窗。兴许是上了年头,透过光影与飘落的尘埃,似能看清那遍布墙面的斑驳,岁月的痕迹难以更改,但赋予了事物新的意义,平平无奇中却折射出不寻常。我环视四周,恍惚间一切都深陷在记忆中,青石、黛瓦,仿佛逐渐融为那宣纸上的笔触,活生生一幅江南水墨图。虽是清晨,主街上却正是喧嚣,叫卖声此起彼伏,唯有偶然出现的小巷里才得片刻宁静,来回穿梭着商贩和同我一样彳亍于此的闲人。在街角的一棵粗银杏下,我遇到了一位手艺人。他一手握粘了油彩的笔,另一手持一个成型的泥胚,正气定神闲地上色,身旁的摊位上还摆着不少完工的物件,原是绘泥人的。

      眼前的泥人名叫“阿福”,其轮廓光滑无棱,饱满丰腴,面露慈悲吉祥的神情,或是头戴牡丹,或是身挂长命锁,怀抱大青狮,造型端庄憨厚,充满了童趣与幸福的模样。关于惠山泥人还有一段来由,相传在明代洪武年间,朱元璋的军师刘伯温来到惠山观测天象,偶然发现此地有龙脉之气。朝廷自然担心这片圣地孕育出新的执政者,于是号召当地百姓一齐取龙山之本土,捏做呈朝中达官显贵和帝王的泥人,以此破风水消悬念。不过这一契机也带给灵土新生之机,不仅留下了精美绝伦的惠山泥人,也造就了一批擅长创作惠山泥塑的民间艺人。

      当今泥人文化的蓬勃生长离不开历史的传承,根据老艺人王士泉的家谱记载,惠山泥人的发展历史已有400多年了。最早记录于《古今图书集成》中其中记武进县元旦风俗:“买泥人,鬼脸子、搏土作人物形,工且肖,唯梁溪,虞山人多造之。鬼脸子即昔人云面具也,二者儿童争购笑午。”仅此一段便可知无锡作为泥人的产地在当时已有很大知名度,各式各样的泥人在几十公里外的武进县都有出售,并已达到了一定的艺术水准。自明清以来,惠山泥人也备受文人赞许,杜汉阶有诗《梁溪竹枝词一百首》:“一丸捻就作婵娟,引得游人绝爱怜。常把桃花坞(惠山第二坞)中土,换来仕女几多钱。”描述了早期泥人工艺的细腻动人,只是在工匠的捏做下就变得活灵活现。同时代的周镐所作《惠山泥美人》有“款款纤腰掌上珍,琅珏为骨水为神。”也将泥人身上被赋予的血骨之情描摹深切,无锡本地人秦琦更称:“泥孩工致胜苏州,眉目都从好笔勾。”充分展示了根植于无锡人心中的文化自信。如此精美的泥人必然离不了手艺人高超的技巧,相传乾隆年间出现了不少专业作坊,乾隆皇帝南巡时收到了名师王春林进献的作品,喜爱之余也带回宫中赏玩。徐柯的《清稗类钞》卷四十五《工艺录、泥人条》也同样有相似记载:“高宗南巡,驾至无锡惠山,山下有王春林者,卖泥人铺也,工作精妙,技艺万端,至此命作泥人数盘,饰以锦片,金叶之类,进御之,大称赏,赐锦甚丰。期物至光绪时,尚存颐和园佛香阁中,庚子之乱,为西人携去矣。”若是这样的大师在世,我也定要亲眼见证传奇泥人的诞生。

    “你别看这泥人个头小,这做工可是繁琐,一点儿也不能省……”遐想间,绘泥人的师傅也快画完了手中的阿福,轻声念叨出泥人的制作工序。一个好泥人的成功首先要选带些粘性又细腻的土,经过捶打、摔、揉,有时还要在泥土里加些棉絮、纸、蜂蜜等。然后便要制子儿,做出泥人的原型。接着翻模,把泥土压在原形上印成模子,最后脱胎着色。做泥人有个口诀:从下往上、从里往外。泥人是一次成型的,中间不能回头再做。手艺人要熟练地把两只脚捏好,外面包上一层泥,做成泥人的袍子、衣服、裤子,这是最朴素的民间做法,既要靠经验,也不能失了感觉。我听得入了神。

    回去的路不再像上午那般喧闹,那些走过却忽略的泥人铺子现在是那么显眼。泥人欢笑的容颜下好像还有些我未曾看到的故事,庄重而深邃,像老泥匠的眸子,和文化新风的重生。

     

    评语:《惠山泥人》沈博绝丽,情韵动人。将文化渊源、制作技艺与前人诗词尽数熔炼其中,深厚而不显繁冗。奕丹步履轻盈,眼眸清澄,惊才风逸,雅人深致。同侪中实乃高标。

     

    惠山游记

    高一(1)班 张铭萱

    夏日的浮躁还未被洗净,昨日突如其来的秋雨,为天气增添了几分凉意。随着长长的班级队伍,我步入了惠山公园。或许因为心情愉悦,我深深吸了一口凉气,竟在喉间感到些许甘甜。走过入园的小木桥,桥下水藻与倾泻的树枝相接,青绿荡漾,摇醒了儿时的记忆——小桥,银杏叶与白果的香气,小池与游船,清新脱俗的菊花……现实与记忆一一对应的奇特之感驱使我继续探访。一路走过唐宋元明,我歇脚在天下第二泉。泉井旁置有石槛,加之人群拥簇,实在难以窥得二泉之静美,倾纳二泉之清音。略带惋惜地抬头,却撞见一副大气磅礴的金色题字“天下第二泉”。篆字于阳光中流转着金色的光晕,恍然如二泉之水突涌、翻腾、流转。刹那,耳边忽然响起阿炳悲怆泣奏的《二泉映月》,脑海中浮现出苏东坡“还将尘土足,一步漪澜堂”的佳句。原来,二泉从不曾遮掩她动人的歌声与笑眼,在我们代代相传的文化长河中,她恰如我们的洛神,与我们翩然相拥。

     

    评语:骨韵清丽,调爽姿秀。朗朗明映,绝去堆织。

     

    带着诗词游惠山
    高一(2)班 张展耀

    “云湿阑干,树香楼阁,莺语青山崦。”秋游初入惠山,扑面而来的便是这诗中的意境。弥漫的雾气打湿了路边的木栏,群木葱茏中掩映着亭台楼阁,鸟语蝉鸣更是为这图画增添了几分生气。沿着小路,我们很快来到了惠山寺。正如唐代张祜所题:“旧宅人何在,空门客且过。……小洞生斜竹,重阶夹细莎。”穿过寺院山门,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古桥——金莲桥。它是无锡最古老的石桥,虽多经修缮,但最初的石材仍清晰可见。满是斑驳的桥身,正是历史岁月的见证。金莲桥下是金莲池,水面漂浮着些许莲花,若适逢盛开之时,定当别有一番风味。

    来到惠山,惠山泉是必然要去一睹其容的。“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。”对于天下第一,世人争的面红耳赤,而天下第二泉的名誉,却非惠山泉莫属。茶圣陆羽,遍尝天下名泉,列惠山泉为第二名。还有一位擅于水质鉴赏的唐代名家刘伯刍,在他的名单中,惠山泉同样名列第二。来到近代,无锡的民间艺术家华彦钧,人称瞎子阿炳,一首《二泉映月》再次让其天下闻名。如有雅志,不妨效仿古人:“自候燎炉烹日铸”“再酌人间第二泉。”也定是种享受。

    寄畅园是游惠山的又一去处,也同样是惠山中最负盛名的景点之一。“半竹半松半乔木,一丘一壑一孤亭。庭中曲沼自涵碧,墙外好山相向青。”清代荣汝楫游历寄畅园,写下此篇。如今寄畅园经过修整,更是水软山温,庭中满是花明秋色。庭外小径萧萧,万竹丛生。“岩间翠蔼婉楼台,池上清流隔涧通。”“玄栖处处供幽赏,暝入烟萝兴未穷。”一首首诗词正如题在了这图景的旁侧,在园中赏景,又如走在一幅古画之中,心旷神怡。

    寺有泉兮泉在山,铿金鸣玉兮水潺潺。历史悠久的惠山古镇,栩栩如生的惠山泥人,名誉天下的惠山泉,流淌其中的是丰厚的文化底蕴。

      名人雅士的鉴赏,《二泉映月》的哼唱,小商小贩的吆喝,所有的一切,构成了这诗意缱绻的惠山。

     

    评语:展耀积累甚富,胸中古今成熟,滔滔不竭。其文字字珠玑,金声玉润,如闻环佩,想见其君子之风。

     

    锡惠游记

    高一(2)班 钱钰涵

    “踏遍江南南岸山,逢山未免更流连。”

    记忆中的秋天插画,总是硕果累累的田园,总是金灿灿一片,直至时隔多年,我又一次来到惠山,寻一寻早秋。

    无锡锡惠公园的秋天是十分柔和的,虽清早不算热闹,却能寻到老人家在公园里散步、谈心、跳早操,天空是湿湿的,太阳照射的光带着雾气,小小石梯连着房屋和小溪,在石块上行走,就这样人来人往,点缀着本就精致的锡惠。小雨刚过,屋顶存留的水滴,一点一点碰撞在石阶上,滴滴答答,老人拿出竹椅,孩子们倚在羊肠小道旁,正聆听、触摸着美好。

      无锡文化在这里也是像扎进心坎中的难忘。惠山泥人一个个精细的做工,是人一手捏出来的。小时候总不相信这泥人真的是手工,如今却常常缠着伙伴们陪我一起捏泥人。

    现在每每想起秋游,闭眼再睁眼尽是云墨连山,这里不排斥奇形怪状的瓦砖,不排斥东倒西歪的树,也不排斥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人们。惠山用独特的文化,大自然的缤纷,成就了一个难忘的我们,和一个难忘的她。

     

    评语:情至之语,自然真到。余尤喜其无雕琢之巧。千年古迹,俗世烟火,两相映衬,更见惠麓之包容万象。

     

    锡惠公园游记——天下第二泉

    高一(2)班 华南希

    来惠山之前,我很早就听过苏轼那首鼎鼎大名的《惠山谒钱道人、烹小龙团、登绝顶、望太湖》:“踏遍江南南岸山,逢山未免更留连。独携天上小团月,来试人间第二泉。石路萦回九龙脊,水光翻动五湖天。孙登无语空归去,半岭松声万壑传。”宋神宗熙宁七年(1074年)八月,苏东坡从杭州赴镇江救济灾害,途径无锡,第一次品尝到惠山泉的他,写下了此诗。苏东坡对“天下第二泉”的理解、情感和体会颇深,他在诗中言:“逢山未免更留连”,说明了他对惠山勃勃生机的喜爱。在《东坡集》中,他亦曾写道:“泉在亭中,二井石梵相去咫尺,方圆异形。汲者多由圆井,盖方动圆静,静清而浊动也。流过漪澜,从石龙口中出,下浮下池者,有土气,不可汲。泉流冬夏不涸,张又新品为天下第二泉。”有名泉的加持,惠山更是让他流连忘返。同时,苏轼来此也是为了拜谒钱道人。拜谒完毕,便开始“烹小龙团”。“小龙团”为天子所赐,自然珍贵,再用人间至美的水来烹,说明了苏轼对这茶、这泉水是十分虔诚的喜爱。而苏轼用朴实生动、意境深远的语言描绘出了第二泉附近的秀美景色,这也让更多文人雅士纷至沓来,不断书写和创造着属于二泉的故事。

    跟随学校秋游的步伐,我再一次来到天下第二泉,传说第二泉开凿于766至777年,距今已有一千二百年的历史。最早茶圣陆羽品尝之后,认定其为天下第二,无论是宋徽宗、乾隆帝还是一干文人权贵都对此泉颇为喜爱。

    来到惠山寺南侧,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天下第二泉庭院北墙上吏部员外郎王澎书写的石刻大字。其高2米,长10米左右,气势不凡,黑底白字,端正有力,锋芒毕露,充斥着浓浓的历史气韵。字旁边不乏绿植围绕,有着不尽的生机。泉下为岩石,岩石千沟万壑,上被青草微覆,与上方的石刻和下方的小路相映成趣。

    而后我又去看了最核心的看点:泉池。天下第二泉的泉池一共有上中下三个。其中上池八角形,中池正方形,在同一庭内。泉池后面的白色照壁上有元代大书法家赵孟頫亲笔题写的真迹——“天下第二泉”石碑,笔力遒劲,简约大气,尽显大书法家的风采和气质。两池的井栏为石砌,其上雕刻花纹,尽显江南的精巧美。它们的上方有划痕,凹凸不平,有一种被岁月冲刷的痕迹。往井中看,泉水虽已枯竭,只留一个浅底,但底部的钱币正折射出丝丝微光,仿佛昔日的潋滟。天下第二泉的下池为敞开式的鱼塘,中有一螭首,构成“螭吻飞泉”的盛景。池壁上长满了青苔,石栏精巧,清澈的水中为几尾或红或黄或黑的锦鲤,在粼粼水光中正欢快地摇着尾巴,颇有“鱼翔浅底”之感。看着鱼在古池中游动,真让人顿感静谧与美好。

    在天下第二泉的中池和下池之间,还有一座三间进深,四面架廊的建筑,名曰“漪澜堂”(惠山泉原名漪澜泉)。苏东坡云:“还将尘土足,一步漪澜堂。”此堂始建于北宋年间,建筑物下面埋设水槽,二泉的水满溢时,先从上池流入中池,然后通过“漪澜堂”建筑底下的水槽,从下池石壁上的螭首之嘴流入池中。漪澜堂的堂屋顶上由瓦片铺就,飞檐斗拱则由木头搭成,整体呈深紫色,门窗细致精巧,光透过树梢投下,映照于屋檐上,目光所及之处尽是岁月静好。

    “如果有《二泉映月》的音乐响起就好了!”我望着整个清新雅致的院落,感受着幽幽古韵,想象着阿炳来泉边拉琴,把月光揉碎在曲中的场景,心已不觉沉醉其中……

     

    评语:南希独具诗心慧眼,描摹细腻,下笔千言。其文如司空图所言,似“雾馀水畔,红杏在林。月明华屋,画桥碧阴。”诚可谓玲珑精巧,云霞满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指导老师:张墨君

    编辑:席小灵

    审核:蒋秦芳

     

     

    学前街校区:学前街38号    菱湖校区:菱湖大道9号(菱湖大道与具区路交叉路口)    电话: 0510-81896789
    Copyright@2024 九州体育官方(中国)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 推荐使用IE8以上版本1024×768分辨率浏览本站  苏ICP备08007198号-1